点击关闭

三分快三分析:堅守底線及有難度的寫作

  • 时间:

三分快三分析:

更多精彩書評,掃碼上封面新聞。

□李雲

顯然,踏上詩歌之旅或者文學征程,就是踏上一個人的精神的「長征」之路。孤旅跋涉,需要頑強的勇氣和堅韌的毅力,其實,文學創作尤其詩歌創作就是自己與自己過不去,自己與自己「掰手腕」,自己挑戰自己的過程。韌勁是指一個人做事業的頑強持久的勁頭,凡要成就一番事業者,缺韌勁不可舉事。蘇軾曰:「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堅忍不拔之志。」說的就是這個理兒。

詩人是知識分子的組成部分,知識分子的底線就是詩人應持有的底線。知識分子的底線是獨立人格的尊嚴和學術尊嚴,它的守護神是良知,是正直稟性,是憂患意識,是對於任何強大勢力壓制的不妥協和抗爭。詩人的執拗和敏感更該是這樣。當然,我說的是真正的知識分子,不是「偽詩人」。

我不想把話題扯得太遠。讓我只說說詩歌創作的底線堅守吧。當下好像中國詩壇空前繁榮,詩賽、詩節多如過江之鯽,所謂詩人每天都以分秒計地在誕生,每天有近五十萬首的海量詩歌「出廠」,詩集、詩刊、詩公眾號如牛毛一樣多得數不過來,「全民寫詩」的時代彷彿到來,結果卻是,能打動人心的真正好詩少得可憐,這是不爭的事實。就好像有數千萬個工廠,生產出來的產品卻絕大部分都是廢品、次品,不能使用。其中原因很多,但有幾點是不可掩蓋的:一是不少人把詩歌當成了自己倒入痰盂的情感分泌物;二是不少詩人自甘墮落,向物慾、名利妥協,變成世俗化和娛樂化的「擁躉」;三是不少詩人沒有了情懷和擔當,放棄了詩人應有的對生命的關懷和對歷史擔當的精神引領者的責任。故此,口水詩、「下半身」寫作等等就泛濫起來。真正走進生活現場,走入人民中間去,寫出有溫度、有思想、有情懷、有針砭、有批判的精品力作的,少之又少。究其根本,還是這些人沒有堅守知識分子的學術底線,向消費時代下跪稱臣了,做了一個「精緻的利益主義者」,做了一個「聰明詩人」。

堅守知識分子的底線或詩人的底線確實艱難,詩人首先也是普通的人,也和普通人一樣需要打工、買房、結婚、養家糊口等等,既然我們選擇了文學,選擇了詩歌,我們只能如此,當個「苦行者」,除了向真理「投降」之外,不向一切強勢屈膝。首先不向自己妥協,自己是自己的「冤家仇人」,自己是戰勝自己的「敵人」。面對部分「詩陣地」的「失陷」和一些詩人的「潰退」,我不知道自己還能堅守多久。我只能默念「一天在寺,一天撞鐘」「一日入寺,終生撞鐘」。這個鍾應該在詩人的心房裡永遠地矗立着。我想更多詩人和我一樣苦悶、焦慮,為詩歌現狀和生成環境憂心忡忡之餘,我在呼喚一種堅韌的精神,時時告誡自己要有韌勁,只有韌勁才能戰勝強大的壓力,彷彿我也只能如此了。

我愛詩、寫詩最根本的目的是用詩來洗濯塵世給予我的灰垢,保持思想維度和精神向度的純正和清潔,不被利我的、世俗的或醜惡的物質所侵蝕或腐敗,我寫詩的另一點「私心」,就是讓自己擺脫焦慮。在社會快速轉型期里,現代人的焦慮如何排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逃獄」秘籍,而我只能用詩來加持和助予,藉助詩的小徑,走出混沌和荒蕪,走向澄明和純真。是的,青春不再,只在回眸中。成年人的心靈之累,唯有以詩當酒,以詩為茶,激我鬥志,澆去心壘之慾火,才能消解。詩讓我沖淡,也讓我激越;讓我沉靜,也讓我沸騰;讓我平和,也讓我憤怒;讓我時刻清楚自己是個詩人,並要做一個有底線的詩人。我時刻意識到自己在苦苦地支撐着,時常會捫心自問:自己還是個詩人嗎,還是能為這個時代和人民吟唱的他們需要的詩人嗎?我還是個心地乾淨的詩人嗎,還是獨立思考、獨立寫作的詩人嗎?在這樣的追問里我汗流浹背,心跳加速,愧意頓生,我懺悔!

嚴肅詩歌寫作的學術倫理底線,我認為是向難度寫作,這是當今所有寫作的根本要求,對於詩歌尤為重要。由於詩歌寫作在進入互聯網時代之後,呈現了自由化、平民化、低門檻化、高產化等現象,加之一大批「功成名就」的詩人,在寫作精神和寫作態度上放低了精品寫作的要求和標準,自甘寫作矮化和一般性寫作,造成「偽詩」泛濫,一些「非詩」的東西流行。精英寫作和大眾寫作在共同轉型時,大多數人放棄了寫作的向難度寫作的根本要求。有些人一天就「生產」出幾十首上百行的詩,有的人失去創新思維,只是長期自我複製,批量生產,並四處兜售。這是當下詩壇真實的現狀之一。是的,我無法改變他人,「濁者自濁,清者自清」也是個處世態度,「自清」是知識分子或詩人應有的境界之一,但我還不想這樣被裹挾和脅迫着隨大流,去迴避和逃遁。

對於個人創作,我只追求三種境界:一是追求「寂然凝慮,思接千載;悄然動容,視通萬里」「我才之多少,將與風雲而並驅矣」,這是需要我窮其一生去踐行的,我清楚自己的愚拙永遠很難達到這個高峰。二是追求「從俗世中來,到靈魂中去」。所有的創作都要從生活中、從民眾中汲取營養和資源,在創作時,要有人性、神性和當下性的哲學層面的詩性表達,托馬斯·索維爾在《知識分子與社會》一書中說:「知識分子的成果及終端產品是由理念構成。」我的詩歌理念是深入生活,融入民眾,書寫和記錄時代,吟詠大多數人的悲歡交加。三是追求「語不驚人死不休」,詩歌是語言的藝術,現代詩歌的語言要求更有張力,更精準,更多元,更冷靜和圓融透明,這些對於我是需要永遠去修鍊和參悟的。

記得好像是美國詩人羅伯特·勃萊說的,大意是我們身處的商品社會裡,詩人是苦苦贈送禮物的人。我想,即使是「贈送」,人們也有理由要求這禮物的精美。如果沒有一股韌勁,如果不能堅守底線以及向難度寫作,作品怎能做到「精美」?我不知本意表達清楚了沒有,就此打住。

《水路》

作者:李雲出版社:安徽文藝出版社

印尼大选累死272人

【三分快三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