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消防救援-这个曾和吕挺一同下水的小伙子一闭上眼-新疆最新新闻

  • 时间:

黄晓明中年王子病

而在百裡外的安吉消防大隊,統一擺放消防衣的地方也空了一塊,只留下一個英雄的名字——呂挺。(完)

「別怕,有我在」戰友余書輝自從知道呂挺失聯后,就再也沒有合過眼。這個曾和呂挺一同下水的小夥子一閉上眼,就能看見隊長朝自己游來,緊緊抱住自己說,「別怕,有我在。」

2019年8月14日,浙江省消防救援總隊湖州支隊安吉中隊中隊長呂挺在執行水域救援任務過程中,為營救落水群眾被急流沖走,壯烈犧牲,年僅29歲。

東陽人民迎接呂挺歸來 梁飛 攝「當時河裡水流很急,還有旋渦。在救起一個人之後,我感覺自己全身快要虛脫了,失去意識前叫了一聲隊長。」余書輝不知道,那是他最後一次感受隊長的擁抱。

「前段時間颱風來的時候,鎮里唯一對外的石橋淹了。我在新聞里看到是他冒着生命危險把衛星電話和電工送進來的。」陳阿姨哽咽道,「雖然他走了,但他永遠留在我們心中。」

「到現在我都覺得呂隊還在,一個上午我都是邊哭邊工作。」說起呂挺,曾和他在安吉共事5年的戰友趙金鋒不禁再度淚流,「當時我是通訊班長,每次出警都和他一起,給他提供火場信息和行程規劃。」

19日上午10點整,載着呂挺骨灰盒的靈車駛出殯儀館,環繞安吉縣城一圈,送烈士回東陽老家。途經安吉消防大隊時,門口5輛消防戰車齊鳴哀笛,全體指戰員默默含淚敬禮,目送車隊離開;大道兩側,數萬群眾自發追悼,人行道上站不下了,便站到行車道上……

在趙金鋒印象中,呂挺憨厚、善良,每次救援都會衝到最前面。「就在前幾天我們打電話,我還和他開玩笑,問他什麼時候找女朋友。」翻着手機里呂挺的照片,趙金鋒終於泣不成聲。

8月14日18時許,安吉縣消防指揮中心接警,遞鋪街道鶴鹿溪村西苕溪水域2名群眾落水。半小時后,安吉消防中隊到達現場,中隊長呂挺和一名消防員下水開展救援。成功救起一人後,呂挺不幸與另一人被沖走失聯。

8月17日,國家應急管理部批准呂挺同志為烈士;浙江省消防救援總隊為呂挺追記個人一等功。19日7點30分,呂挺遺體告別儀式在安吉縣殯儀館大告別廳舉行。

他永遠留在我們心中告別廳內,低沉的哀樂縈繞耳邊。呂挺躺在鮮花叢中,莊嚴而安詳,周圍的一副副輓聯歌頌着這位烈士不忘初心、忠誠履職的一生。

出事後,全城各界自發組織弔唁這位少年英雄。

而那句簡短有力的話,也成了呂挺的遺言。

「阿挺最喜歡吃我做的乾菜餅和雞蛋手工面,還有湯圓。」呂母回憶,工作后的呂挺連續好幾年沒有在家過年,只有去年的除夕和家人在一起。那段時間,她天天給兒子做地道的東陽美食,「他說,還是媽媽做的最好吃。」

16日上午,呂挺的電腦上還亮着未下單的水域救援裝備,「他說先進的裝備能提升救援水平。」幾天過去了,戰友們還是無法接受沒有呂挺的生活。

呂挺入烈士陵園 梁飛 攝「人說沒就沒了,我真的沒辦法接受。」呂挺的同村同學呂廣穿着黑衫黑褲,用背靠着牆來支撐幾乎滑落的身體,「前兩天我還問他什麼時候回家,他說忙完抗台救災,就抽空回來。」

弔唁人群中,拄着拐杖的陳阿姨早上四點半便起床,從安吉縣報福鎮趕來。前兩天才動過手術的她雖然腿腳不便,卻依舊堅持要送這位素未謀面的烈士一程,「覺得很痛心,這麼年輕優秀的小夥子。」

戰友向呂挺敬禮 張卉 攝經過一天兩夜的搜救,16日上午9時許,呂挺在距離落水點下游約1.8公里處被發現。當遺體被抬上岸的那一刻,全體搜救人員脫帽致敬,不少戰友一邊敬禮一邊失聲痛哭。當天下午2時許,失聯群眾遺體也在中間水域被發現。

19日下午2點30左右,呂挺終於回到家鄉;3點左右,呂挺的骨灰被安放于東陽市革命烈士陵園。微風吹過,陵園兩旁的松柏輕輕搖動,好似在為烈士默哀。

一個人感動兩座城在浙江東陽老家,呂挺舅舅呂躍進是第一個知道消息的人,「我不敢告訴他爸媽,只說是有急事帶着他們到了安吉。」到了出事現場后,呂躍進一直在岸邊轉圈,祈禱奇迹的發生。18日找到遺體后,他蹲在呂挺身邊久久不肯起身。

呂挺,浙江金華東陽人,1990年5月出生,2012年12月加入消防救援隊伍,先後參加各類滅火救援戰鬥2000餘次,營救被困群眾200餘人,先後3次受到嘉獎。

安吉市民弔唁呂挺 張卉 攝而呂挺父親呂世軍在得知噩耗后,不進茶食,面容愈發憔悴。他不願意待在賓館里,寧願在殯儀館坐着陪兒子,「如果可以,我願意用我來換他。」呂母更是連踏進殯儀館都需要勇氣,夜晚靠安眠藥勉強睡上三四個小時。

湖州8月19日電(見習記者 施紫楠)早上6點30分,浙江安吉的天空灰濛陰鬱,空氣中夾雜着一絲涼意。殯儀館門口黑壓壓一片,人們整齊站在路邊安靜地等待着,送烈士呂挺最後一程。

今日关键词:航天长峰资产重组